违规出具金融票证 受贿180余万元 原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邱野被判刑7年-世界上最大的生殖器

来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 受贿180余万元 原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邱野被判刑7年文章地址:http://cul.y1788.com/state/010224108.htm

违规出具金融票证 受贿180余万元 原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邱野被判刑7年

住宅被搜出若干名表和47箱53度贵州茅台酒

最终,邱野因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与他共同犯罪的朱维新则因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八年。

裁判文书显示,时任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的邱野在处理3亿元不良贷款的过程中违规为企业贷款开保函,除此之外,邱野还多次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180余万元,并且为行贿企业贷款谋取利益。

事实上,近年来恒丰银行落马的高级管理人员不止邱野一个,两任董事长接连被查让业内一片哗然。在去年12月26日,该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姜喜运的继任者蔡国华也在2017年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12月,恒丰银行公布了该行将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股份方案,该行的股本金总额由此扩充至1112亿股。其中,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拟认购该行600亿股,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拟认购360亿股,新加坡大华银行和其他股东拟认购40亿股。目前前两家公司对该行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3.95%和32.37%,大华银行则持有该行3%的股权,

原标题:违规出具金融票证,受贿180余万元,原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邱野被判刑7年

当金能量公司的贷款形成不良后,邱野想到了用资产转换的方式来化解此笔不良贷款,于是就安排手下的营业部客户经理朱维新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2017年6月,邱野被调回总行出任恒丰银行CIB副总裁(总经理级),回到总行任职的邱野本也可以仕途平顺,但是一次群众举报却让这起违规担保事件东窗事发,有人举报盈通公司侵吞国有资产,于是恒丰银行总行要求暂停发放16.8亿的贷款,实际上到最后这笔贷款也没有发放。于是余某也没能还上展拓公司的1.8亿元过桥资金。导致展拓公司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恒丰银行北京分行承担1.8亿元借款本息共计2.34亿元的连带赔偿责任。

而作为报答,郑某也多次向邱野赠送财物,其中就包括了一个价值63万元的玉石手镯,3万美元以及100万人民币,折合人民币共计184万元,执法机关还在邱野的住宅中发现了字画、工艺品、玉石、黄金首饰、名表若干,以及47箱53度贵州茅台酒。

后来该分行的多名管理人员均作证表示当时邱野出具的保函是违规的,时任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助理的吕某表示:“这种承诺函仅仅从形式上看是没有这种格式的文书和相关制度的,但从实质上看是银行对外提供担保,属于保函业务,银行对此是有制度规定的,按照规定北京分行是没有权力出具的,需要经过正规授信、出账程序。”

当时,盈通公司以公司100%的股权作为质押,以四合院作为抵押向恒丰银行北京分行申请了16.8亿经营性物业贷款。而余某则通过他实际控制的康某公司收购了盈通公司100%股权,这样既可以得到四合院,剩余的贷款则可以用于偿还金能量公司的3.28亿元逾期贷款和企业自用。

邱野就正是“倒在”这笔过桥资金的担保上。邱野违反了银行办理保函的相关规定,擅自同意出具承诺函,承诺函承诺余某实控公司借用1.8亿元过桥资金,北京分行保证为盈通公司贷款成功,若到期不能归还,北京分行愿负连带责任,保证期两年有效。

恒丰银行已经多次推迟财务报告的披露,该行能查到的最近的财务信息来自于2019年的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截至2018年9月,该行总资产为1.05万亿元,在2018年前三季度该行的净利润为26亿元,资本充足率为12.98%,拨备覆盖率为188.2%,不良贷款率为2.98%。

2014年11月19日,恒丰银行北京分行在正式对外营业,北京分行是恒丰银行的第12家一级分行,而邱野正是恒丰银行北京分行的第一任行长,他在2017年6月就被调回总行出任该行CIB副总裁(总经理级)。而他违规开具保函以及受贿均发生在他在任北京分行行长不到三年的时间里。

而当时是恒丰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的张某也表示“分行给展拓公司出具承诺函肯定超出权限。因为没有抵押、没有担保,分行是零权限,一分钱都不能批。”

违规出具金融票证 受贿180余万元 原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邱野被判刑7年

在这样一个看似对各方都有益的不良贷款处置方案形成之后,又出现了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余某手中资金并不够支付收购盈通公司的定金和提前偿还部分金能量公司逾期贷款。于是余某以他实控公司的名义向一家名为展拓的公司借款1.8亿元作为过桥资金来解决燃眉之急,展拓公司要求恒丰银行北京分行出具承诺函,承诺按期发放贷款,并对余某公司的1.8亿元贷款承担连带责任。

除了违规出具金融票证以外,邱野还被查出在担任恒丰银行北京银行行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北京沃某经贸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郑某及其合伙人所属的多家公司在贷款方面谋取利益。

近期,高层接连震荡的恒丰银行又有一位高管被宣判,曾是恒丰银行北京分行行长以及该行总行CIB副总裁的邱野因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为处置3亿元不良贷款,违规为企业贷款开保函

很快,朱维新找到了余某,当时余某看上了北京盈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通公司”)名下一个占地面积约6000平米的四合院,想要通过收购了盈通公司100%股权的方式从而得到这个四合院。

2015年6月,恒丰银行北京分行向天津金能量商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能量公司”)发放贷款3.28亿元,贷款期限为一年,但是该笔贷款到期之后,该公司无力偿还这笔贷款,出现逾期。